琼杯

【 高祁 】【 赵高 】几多愁

群里小伙伴扯淡提到赵立春!!!有人说脑补陈道明!!!瞬间心里的小火苗嗖嗖嗖烧了起来!!!CP乱炖必须带立春书记一个~你们看的时候也自己代入明叔吧!

私设,OOC。顺便提一句,红玫瑰被吞了~哭哭

————————————————————————


赵立春自杀前都没认罪。

他说,要说罪,就怪我这辈子要什么都得来太容易。别人求几十年才有的,我生来就有,别人修几辈子都不见得有的,我已经厌倦了。

他笑起来,细长的凤眼里依旧满是乖僻的孤光,眼尾的皱纹里藏着一痕老泪。

1。

高育良知道自己快要成为弃子。

他抽了一夜的烟,祁同伟就在他的案边站了一夜。最后的中华被碾灭在水晶缸里,残烬堆得像是一抔骨灰,他长叹,嗓子哑得不成样。

“ 你亲自去一趟北京,去找老书记。”

祁同伟蓦地一抬眼,睫羽略微打了两下颤,他的喉头上下动了动,最终却连半个字都没说。高育良伸手要去端已经放的冰凉的酽茶来喝,却被他轻握住了手腕。

他笑笑:我现在就去。可是老师,我不在的时候就不许您瞎想了,我再陪您一会儿,您睡着了我就走。

他半跪下去,从红酸枝木书桌的第三层抽屉里取出一个写满了德文的玻璃瓶,里面透明的胶囊是这世上为数不多能帮高育良安眠上几个小时的东西了。

除此之外,就只有祁同伟的拥抱。

“ 您有什么要我转告赵书记的吗。”

高育良就着他的手咽下两粒药,水太滚烫,祁同伟就送上了一个深长的湿吻,糖衣破裂在他们的唇舌间,他们几乎是同时同刻感觉出了苦,高育良吞了下去,祁同伟还舍不得离开。

“ 你让他救救我。看在我们的,不,看在我忠于他几十年。 ”

高育良托起他的下颏骨,他便彻彻底底跪在了柔软的地毯上,这样身子更低了几寸,高育良一俯首,额头正好能贴住他的鬓发。

祁同伟替他摘去眼镜,又吻了吻他渐渐合拢的眼睛。自己的眸底也泛起一阵酸涩。赵立春喜欢什么,这世上没有人比他高育良更懂,可他就算什么都不懂,他也认识赵立春呀。

2。

春寒闭孤馆。

祁同伟去面见赵立春,他的宅邸向来不是等闲的人可以进的,即便他已经是汉东省公安厅的第一人,也在会客室里厮磨了大半天。

直到翠瓦上压了片浓云,快要下雨了,西洋自鸣钟敲了五六下,天近迟暮,他才得到信儿,说是老书记叫他上楼。

他把步子压得极其迟缓。

这是祁同伟第二次单独见赵立春。想想上回,竟然是二十多年了。柚木门极沉,推的时候得用双手,他把头埋得足够低,只看得见光可鉴人的黑曜地砖,和双深褐色的缎面拖鞋。

“ 来了,都不知道说句话么。”

赵立春声音有点恹恹的,却依旧好听得像杯陈酒。他这个人也像在酒里浸久了,发软。祁同伟急忙凑近几步,周身却在止不住地抖,他看见赵立春披了件鸦色的睡衣坐在床上。

这是——他第一个男人!

他老了,却依旧清冽倨傲。极瘦的身架子半倚几案,一架琉璃屏风立在他身后,上面不绘花鸟,没有山水,不过是烫金的章草,挥挥洒洒,一篇春赋。

庾信老来多萧瑟。

这么久了,你没变。赵立春把手里的书卷往桌上随意一掷,又微微掀起眼皮来瞧他。

祁同伟此刻只希望他的癖好也没变。

一个晚上罢了,换老师的平安无恙,值得了。就好像当年在他赵家的祖坟上那豁出去尊严的嚎啕,也像被当年的赵立春折磨得就要窒息的痛楚。

他眼波一荡,顾盼有光,卷携着赵立春那双丹凤眼里的讥诮,嘴角勾起来的时候,身体就快歪进他怀里面,他腰边空的那块儿地方,不是正好能容一个人吗。

赵立春却拂袖。

他冷笑:回去告诉高育良,让他等死。

祁同伟的后脊梁被冷汗打得湿透,他不吝像哭赵立春的亡父一样跪下来哀求赵立春,高育良的话还没带到,他的衷情还没诉,旧主已经断定了他的万劫不复。

他浑身战栗,两眼僵直,直到他看见了桌面上那本快被翻烂了的书,书脊上的名字,他才倒抽了一口冰凉的气,快要晕厥过去。

万历十五年。

3。

送高育良走的是李达康。

玻璃瓶空了,密密麻麻的德文像是浮在空气中,李达康唯一认识的一处就是个数字:100。

“ 我以前吃过十四粒了。”

祁同伟已经在回汉东的路上了,你不看看他吗。李达康没想到自己也会心软的,明明来之前他还对沙瑞金说过,他一定让姓高的死都不能安安静静上路。

“ 我没有脸见他。”

李达康咬着后槽牙,逼着自己笑出来:是呀,赵立春手段多狠没人比你明白,当年看着你每次和他睡过了的德行我就不想去碰他。

若在平时,高育良一定会反唇相讥,用李达康那些岁月里的妒火中烧。

他的孤傲和娇纵,都是沙瑞金后来宠出来的。往前倒几十年呀,不过是个爱炸毛跳脚的小秘书,谁都知道他爱慕赵书记那双水盈盈的凤眼。

李达康喋喋不休:你以为赵立春会趟浑水来救他吗?早和你说过一百次,能被他迷昏了头的,世上就你一个糊涂虫,你这就是让老赵捡便宜去啦。再说,你以为祁同伟就能领你的情吗,你给反贪局写自首信把所有事儿都揽了,你死了干净,以后谁再去护着他——

达康、达康。

高育良的眼皮开始发沉。

别和他说,什么都别说。就有一句话,他回来了告诉他,厌烦透顶那些,都是假的,我怕我出事牵扯他。对不起。

4。

李达康告诉沙瑞金:高育良是天下第一大笨蛋。

他拼命要保的祁同伟犯的罪,根本不是他能一力独担的,侯亮平把他困在孤鹰岭,僵持的时候他们接到了赵立春的一个电话。

赵立春要他们直接杀了他。

他却没用任何人,干净利索地吞枪。血洒满了他乌黑的衬衫,却没毁了他那张脸,祸国殃民的脸。

达康气得跺脚,骂了一句就哽咽。

我还没来得及把老高的话带给他呢。这老高太喜欢酸文假醋了,临死都不说他爱他,非要弄句诗,说什么——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评论(23)

热度(96)

  1. star🌸琼杯 转载了此文字